8岁少儿安徒生小故事全集 日本童话故事《风又三郎(1)》

故事会 | 童话故事 / 作者:宫泽贤治 / 时间:2019-01-28 08:08:50 / 22℃

儿童听日本童话故事能够给儿童以巨大的美的享受。肉丁网儿童故事栏目为妈妈们收集有意义的经典日本童话故事大全,让宝宝把自身融入故事情节中,让孩子学会自我教育,萌发一段有趣而富有意义的故事,让幼儿提高其口语表达能力。

日本童话故事《风又三郎(1)》:


九月一日
 

呼!呼隆!哗哗!呼!
狂风呼啸
吹落了青核桃
也吹落了酸木梨
呼!呼隆!哗哗!呼!


在山中溪涧岸边有所规模很小的小学。
 

学校里只有一间教室,但学生从一年级到六年级俱全。操场面积不过网球场大小,只是后面紧靠着长满草丛的小山丘,山上还有许多栗子树。操场的角落又有个岩洞,终日不停涌出清凉的泉水。


九月一日早晨,天高气爽。蓝天下清风阵阵,阳光洒满了整个操场。两个穿着黑色雪裤的一年级学生,绕过河堤来到操场,一见四下无人,便争先恐后地喊道:"哇!我们第一!我们来得最早!"
两人兴高彩烈地穿过校门,往教室里一瞧,同时愣在原地,彼此望着对方发起抖来。其中一个更是放声大哭起来。因为他们看到静悄悄的教室里,最前排的一个座位,竟然端坐着一个素不相识、满头红发的孩子。而且他坐的那个位子,正是那个大哭起来的孩子的座位。另一个孩子也几乎要哭了出来,但他强忍着眼泪,瞪大双眼怒视着那个红头发孩子。正在这时,从河的上游方向传来几声呼叫:"长──红──栗!长──红──栗!"
 

随着喊声,只见嘉助夹着书包,像一只大乌鸦冲进操场来。他身后,紧跟着佐太郎啦、耕助啦,几个孩子也吵吵嚷嚷地跑了进来。
 

"他哭什么?你欺负他了?"
 

嘉助站到没哭的那个孩子面前问。这么一问,那个孩子也哇一声大哭起来。大家感到莫名其妙,环顾四周,才发现到那个端端正正坐在教室内的红发孩子。于是,众人顿时安静下来。不一会儿,女孩子们也陆续围拢了过来,却没人肯出声讲话。


红发孩子一点也不惊慌,依然端坐在位子上,目不转睛地望着黑板。
 

不久,六年级的一郎来了。一郎像个大人般慢慢地踱过来,看了看大家,问:"怎么了?"
 

这时,在场的孩子们才指着教室内的红发孩子,你一言我一语地嚷成一团。一郎先是看了他片刻,再夹紧书包快步走到窗下。
 

其他人也振作起精神跟了过来。
 

"你是谁?上课时间还没到就进教室了?"一郎爬上窗台,探头进教室问。
 

"天气好时,不到时间就进教室会被老师骂喔!"耕助也在窗下助威。
 

"到时候被骂咱们可不管!"嘉助也说道。
 

一郎又说:"快出来!快出来!"
 

然而,那个孩子只是四处张望着窗外和教室,依然把双手乖乖贴在膝上,纹丝不动地坐在原位。
 

他身上的打扮也实在很奇特,上身是一件样子古怪、宽宽松松的灰外衣,下身是一条白短裤,脚上穿着一双红色的半筒皮靴。那张小脸宛如熟透了的苹果,一双大眼睛又黑又圆。一郎看他好像听不懂大家的话,一时无计可施。
 

"那小子一定是外国人。"
 

"他来咱们学校念书的吧!"
 

其他孩子们又开始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着。
 

五年级的嘉助突然叫道:"我知道了,他是来读三年级的!"
 

"对!对!"低年级的孩子们也想起这件事。唯独一郎歪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红发孩子仍安静地端坐在位子上,愣愣地望着大家。
 

这时,一阵山风猛然吹起,教室内的玻璃窗被刮得咯嗒咯嗒作响,学校后山的萱草与栗子树也随风晃动成一片苍白。教室内的孩子似乎咧嘴笑了一下,身子也微微动了一下。嘉助见状,立刻大声叫了起来:"哇!我知道了!他是风又三郎!"
 

大家跟着附和大叫时,站在后头的五郎突然尖叫一声:"唉呀!痛死了!"
 

其他孩子纷纷掉头看,原来是耕助踩到五郎的脚趾,五郎火了,正在捶打耕助。耕助也火大地大吼:"你自己不小心,怎么反过来打我?"
 

耕助也想出手打回去。五郎满脸涕泪地又要扑上前和耕助扭打时,一郎赶忙站到中间隔开他们,嘉助也帮着按住耕助。
 

"别打了!老师已经在办公室里了!"
 

一郎边说边回头望向教室,不禁大吃一惊。原来,刚刚还端坐在位子上的那个孩子,竟然无影无踪了。其他人也都感到很扫兴,好像一匹好不容易才混熟的小马被卖到远方,或是好不容易才抓到的山雀又从手中逃掉那般,心情怅然。


风又猛然刮了过来,把玻璃窗刮得咯咯作响,后山上的萱草一齐朝溪涧上游翻滚着苍白的波浪。
 

"都怪你们要吵架,看吧,又三郎不见了。"嘉助怒吼着。
 

其他人也在埋怨着。五郎感到很过意不去,忘了脚痛的事,无精打采地缩着肩头站在一旁。


"看来那家伙就是风又三郎。"
 

"正是立春后二百一十天来的。"
 

"他有穿着鞋。"
 

"还穿着衣服呢。"
 

"头发是红色的,那家伙实在很怪。"
 

"你们看,又三郎在我桌子上放了石头。"一个二年级的孩子说道。

 

大家一看,那孩子的桌上果然有几个脏兮兮的石块。
 

"对啦,他还打坏了那块玻璃。"
 

"不是,那是嘉助在暑假前扔石头打破的。"
 

"对啦!对啦!"
 

就在大家吵吵嚷嚷时,老师从玄关走了进来。老师右手拿着一个亮晶晶的哨子,正准备召集大家排队。令人奇怪的是,刚刚那个红发家伙,竟像是帮舞狮人提尾巴那人似地,头戴着一顶白帽,亦步亦趋地跟在老师身后。


四周顿时安静下来。一郎首先开口说:"老师早!"于是其他人也跟着开口:"老师早!"
 

"小朋友们早!大家看起来都很健康。好,开始排队。"老师吹起哨子。哨声立刻回荡在山谷对面的群山中,再低沉地反弹了回来。
 

一切又恢复到放暑假之前的样子,六年级一人,五年级七人,四年级六人,三年级共十二人,按年级各自排成一列纵队。


二年级八人与一年级四人,各自伸出手,向前看齐。
 

那个红发孩子站在老师身后,用臼齿轻轻咬着舌头,一直好奇地望着大家。这时,老师叫唤了一声:"高田,你过来。"再将他带到四年级的队伍里,先让他跟嘉助比了比身高,再让他排到嘉助与后面的清代之间。大家都回头津津有味地看着。
 

接着老师又回到玄关前,喊了一声:"向前──看!"


随着老师的口令,同学们再度伸出双手重新把队伍列得笔直。可是大家都想看那孩子有没有做好向前看的动作,于是有的回头瞧瞧,有得侧着眼睛偷偷打量那孩子。只见那孩子似乎懂得排队的要领,面不改色地伸出双手,还把指尖举到几乎要触及嘉助的背的位置,害得嘉助感到整个背上一阵搔痒,不停扭动着身体。
"放下!"老师又发了口令:"一年级先进教室。"
 

一年级迈开脚步,紧跟着二年级、三年级,依次绕过其他队伍面前,走进门口右边设有鞋柜的教室。轮到四年级开始迈步时,那孩子也跟在嘉助身后,精神抖擞地跨开脚步。走在前面的孩子们不时回过头来看他,后面的孩子们也紧紧盯着他的背影。


不多久,大家鱼贯地把木屐放进鞋箱走进教室,按照刚才排队的顺序,每个年级各坐成一直排。那孩子也若无其事地坐到嘉助身后。坐下后,教室内即乱成一团。
 

"哟,我的桌子换了!"
 

"哇,我的桌子也有石块!"
 

"纪子!纪子!你带成绩单来了没?我忘了。"
 

"喂,佐野,铅笔借一下!"
 

"不行啊!你怎么拿走我的笔记本?"
 

这时,老师走进教室,同学们吵吵嚷嚷地站了起来,最后头的一郎喊了一声:"敬礼!"
 

大家在行礼时虽暂时闭上嘴,坐下后又开始叽叽嘎嘎闹起来。
 

"安静!各位小朋友,安静下来!"
 

"嘘!悦治,别吵了!嘉助!喜子!别说话!"一郎在后面一一点了几个最吵的孩子的名字,让他们安静下来。
 

大家静下来后,老师才开口说:"各位小朋友,漫长的暑假过得很愉快吧!早上醒来可以马上去游泳,可以到树林里高声叫得比苍鹰还大声,可以跟在要去割草的哥哥身后,到上野原去玩个痛快,对吧?不过,暑假到昨天为止就结束了。从今天开始便是第二学期,要入秋了。古人说,秋天是人的身心最充沛的时期,是学习的大好季节。因此,希望大家从今天起要继续努力用功。另外,在暑假期间,大家又多了个新同学,就是坐在那里的高田。高田本来在北海道上学,这次他父亲因公司须要被调到上野原口来工作,所以从今天起他就是大家的朋友,以后你们无论是要上学,或是上山捡栗子、下河摸鱼,都要约他一起去。听明白了吗?听明白的人把手举起来。"


大家立刻举起手来。那个叫高田的孩子也猛然举起手,老师笑了笑,接着说:"都听懂了?好,手放下。"
 

大家又像个泄气的皮球,一齐把手放下来。
 

可是嘉助又举起手:"老师!"
 

"什么事?"老师指着嘉助。
 

"高田同学叫什么名字?"
 

"他叫高田三郎。"
 

"哇!好啊!果然是风又三郎!"一听叫高田三郎,嘉助乐得又拍掌又跺脚,在座位上手舞足蹈起来。高年级的孩子们看得哈哈大笑,三年级以下的孩子们却都有点惊恐地默默望着三郎。


老师又说:"大家今天把成绩单和暑假作业都带来了吧?带来的人请放在桌子上,老师会挨桌去收。"
 

于是,有人打开书包,有人解开包巾,纷纷拿出成绩单与暑假作业放在桌上。
 

老师从一年级的座位开始收。这时,大家才发现教室后头不知什么时候竟多了个大人,都吃了一惊。那人穿着一件宽大的麻布白上衣,脖子上系着一条黑亮的手帕代替领带,正在轻轻煽着手中一把白扇子,面带微笑地观看着大家。


孩子们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个个拘谨得很。可是老师却好像毫不在意,仍旧依次地收着成绩单。来到三郎桌前时,三郎的桌上没有成绩单与暑假作业,只有三郎一双握着紧紧的小拳头。老师一言不发地走过去,收完全部的东西后,再双手捧着,回到讲台上。
 

"这些作业,老师会在下星期六以前改完发还给大家。今天没带来的人,记得明天一定要带来。今天忘了带作业的人是悦治、勇治、良介。好,今天就上到这里。明天开始正式上课,大家别忘了带课本来。五年级和六年级的同学留下来帮老师打扫教室,其他的人放学回家。"


一郎喊了一声:"起立!"大家赶忙站起来。教室后头那个大人也放下扇子立正站好。
 

"敬礼!"老师向大家回个礼,后头那个大人也轻轻行了个礼。低年级的孩子们一窝蜂地冲出教室,四年级的孩子们却在原位磨蹭着。唯有三郎跨出脚步向那个穿着白衣的男人走去。老师也步下讲台,朝他走去。
 

"老师,您辛苦了。"男人恭恭敬敬地向老师行了个礼。
 

"三郎很快就会和大家打成一片的。"老师也向他回了个礼。
 

"那以后就请老师多多关照了。再见。"
 

那人再次向老师鞠躬致意之后,对三郎使了个眼色,便绕到玄关前走出去在外面等着。三郎在众目睽睽之下,闪动着一双大眼睛,一声不响地从学生出入口走出去,追上那个男人后,双双穿过操场朝溪涧下流走去。
 

走出操场时,三郎曾回头观望了一会儿学校与大家,然后再快步追上穿白衣的男人。
 

"老师,那个人是高田他爸爸吗?"一郎手里拿着扫帚问老师。
 

"是的。"
 

"他来这干什么?"
 

"上野原入口那一带发现了一种叫辉钼的矿石,他是来负责采矿的。"
 

"上野原口的哪个地方?"
 

"我也不清楚,好像就是在大家去放马时经常走的那条路,靠河下游那个地方。"
 

"辉钼有什么用啊?"
 

"据说可以和铁制成合金,也可以制药的。"
 

"风又三郎是不是也一起挖呢?"嘉助插嘴。
 

"不是又三郎,是高田三郎!"佐太郎订正说。
 

"就是又三郎!是又三郎!"嘉助涨红了脸,一口咬定说道。
 

"嘉助!你既然留下来了,就帮我们扫地吧。"一郎说。
 

"我才不干!今天是五年级和六年级值班!"
 

嘉助说完赶忙冲出教室,一溜烟跑开了。
 

风,又刮起了。玻璃窗咯嗒咯嗒作响,放着抹布的水桶里也荡起层层黑色的涟漪。


九月二日
 

第二天,一郎想看看昨天那个孩子今天是否真的会来上课,比平常更早出门去约嘉助。没想到嘉助比一郎更关切这件事,早就吃完早餐,拎着课本包袱等在家门口。


一路上两人的话题都在那个孩子身上。到学校一看,操场上已有七、八个低年级孩子在玩藏宝游戏,那个孩子还没来。他们想,或许那孩子会像昨天那样又坐在教室内,探头看了一下,教室内空无一人,只有黑板上仍可见昨天打扫时用抹布擦过、干后留下的一道道淡白色条纹。
"那家伙还没来呢!"一郎说。
 

"嗯!"嘉助四处张望着。
 

一郎踱到单杠底下,双手抓住杠子,单脚跨在杠子上用力爬了上去,再双手交互把身体移动到右手的支架旁,坐在支架上,眺望着昨天又三郎离去的方向。不远处的溪涧,水声潺潺,河面波光粼粼;下游两侧的山上,萱草随着阵阵山风正翻滚着层层白浪。


嘉助站在单杠下,也目不转睛地望着同一个方向。幸好他们不须花太长时间去等待。因为左方小径,突然出现右臂下夹着灰色书包、小跑着过来的又三郎。
 

"来了!"一郎正想对下面的嘉助喊叫时,只见又三郎已绕过河堤,眨眼间就走进校门,高声道了一声"早!"
 

在场的孩子们都回过头来看着又三郎,却没人回应他。


虽然大家都学过早上得向老师道"早安",但同学之间却从未互相打过招呼。现在又三郎突然精神抖擞地道出这句话,大家一时都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连一郎和嘉助也害臊得只能在口中咕哝着,始终道不出一句"早!"
倒是又三郎看来一点也不介意的样子,迳自向前走了两三步再停下来,转动着他那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环视着整个操场。他似乎在寻找肯跟他玩耍的玩伴。不过,其他人虽不时向他投来好奇的眼光,却依旧各自忙着玩藏宝游戏,没人肯鼓起勇气朝他走近。又三郎有点尴尬地伫立在原地,再次环视了操场一周。接着像要测量操场到底有多宽似地,从校门处开始跨着大步,边数步数边向玄关走去。一郎赶忙从单杠上跳下来,与嘉助并肩站在一起,屏气观望着又三郎的动作。
又三郎走到玄关前,转过身来,歪着头像在算心算的样子。
 

其他孩子们仍不时好奇地望过来。又三郎有点难为情地倒背着双手,经过老师们的办公室前朝对面的河堤走去。
 

这时,一阵山风突然吹起,把河堤上的草丛吹得沙沙作响、层层翻滚着。操场中央也扬起一股飞尘,飞到玄关前转了几圈,形成旋涡,接着又形成一只倒立瓶子形状,直升到屋顶。嘉助见状突然高声喊叫起来:"没错!那家伙果然是又三郎!每次他做什么动作总会起风!"
 

"嗯。"一郎无法确定是真是假,只无言地望着又三郎。又三郎仍自顾自地快步向河堤走去。


这时,老师与平常一样手中拿着一只哨子走出玄关。
 

"老师早!"低年级的孩子们一窝蜂拥了上去。
 

"小朋友们早!"老师看了一眼操场,道声:"集合!"并吹起哨子。
 

大家立刻跑过来,像昨天那样排好队形。又三郎也站到昨天老师指定的位置。老师在迎面的直射阳光下,眯着眼睛依次喊完号令,最后孩子们再自后门鱼贯地走进教室。


"小朋友们,从今天开始我们要正式上课了。课本文具都带齐了吗?一年级和二年级的同学,拿出毛笔字帖、砚台、纸,三年级的和四年级的同学,拿出算术课本和笔记本、铅笔,五年级和六年级的同学,打开国语课本。"
 

老师刚说完,教室内就吵成一团。坐在又三郎旁边的四年级的佐太郎,伸手一把抢走三年级的佳代的铅笔。佳代是佐太郎的妹妹。佳代叫着:"哇!哥你怎么抢人家的铅笔?"
 

"这是我的!"佐太郎将铅笔塞进怀里,再双手互相往袖口内一插,就那样双手与胸口整个贴在桌沿上。


佳代站起身走过来,拚命想抢回铅笔:"哥,哥的铅笔不是前天自己在棚子内弄丢了吗?快还给人家啦!"
 

可是佐太郎仍像一座螃蟹化石紧贴在桌沿上一动不动,佳代只能撅起嘴,一副要放声大哭的样子。
 

又三郎已将国语课本摆在桌上,正不知所措地望着兄妹俩,看到佳代双眼落下两串眼泪,便默不作声地将自己手中握着的半截铅笔,搁在佐太郎桌上。


佐太郎顿时眉开眼笑起来,坐正身子问:"这个要给我?"
 

又三郎本来有点犹豫,最后打定主意说:"嗯!"
 

佐太郎一听不由得笑出声来,取出怀中的铅笔放回佳代红通通的小手上。
 

老师正忙着帮一年级的同学们往砚台注水,嘉助又坐在又三郎前面,所以都不知道这件事。只有坐在最后面的一郎看得一清二楚。
 

他内心感到很不好受,气得咬牙切齿。
 

"三年级的同学,我们再温习一下暑假前学的减法。先算算这道题目。"老师在黑板上写下25-12。三年级的孩子们很认真地各自抄在笔记本上。佳代也把头埋得都快贴在桌子上。


"四年级的同学算算这道题目。"老师又在黑板上写下17×4。四年级的佐太郎、喜藏、甲助等人都把题目抄下来了。
 

"五年级的同学,翻开国语课本第×页,不要出声念念看,碰到不会念的字就抄在笔记本上。"
 

五年级的孩子们开始默读着课本。
 

"一郎,你也把课本翻到第×页默读一下,同样把不会念的字抄下来。"
 

老师交代完一切后,走下讲台,依次去看一、二年级的毛笔字。又三郎双手捧着课本,埋头专心默读起来,不过始终没有在笔记本上抄下任何一个字。究竟是课本内的字全会读,还是因为把唯一的铅笔给了佐太郎的缘故,这点没人知道。


过一会儿,老师回到讲台,讲解了刚刚给三、四年级的算术计算题,之后又出了新算式。接着把五年级学生抄在笔记本上的字,写在黑板,再注上发音符号与字义。然后说:"嘉助,这一段你念念看。"
 

嘉助开始朗读,中途有两三处卡住,老师都一一念给他听让他朗读完。
 

又三郎也默默听着。
 

老师捧着课本细心地听着,当嘉助念了十行左右,老师说:"好,就念到这里。"接着老师继续朗读下去。


这样各年级轮流上完课后,老师又先后让同学们收拾好用具,再站到讲台上说:"下课。"
 

"起立!"一郎在教室最后排喊道。
 

大家行过礼后,依次走出教室,迳自玩了起来。
 

第二节课,一年级到六年级都是音乐课。老师拿出曼陀林,大家跟着琴声唱了五首以前学过的歌。
 

这些歌又三郎都会唱,跟着大家唱得很起劲。这一节课,时间过得很快。
 

第三节课,三年级与四年级上国语,五年级与六年级上算术。老师把题目写在黑板,让五年级和六年级同学们演算。不多久,一郎算出答案,瞄了一眼又三郎,只见又三郎不知从哪儿找来一根小小的引火木炭,正在笔记本上算题,字写得很大,木炭在纸张上哗哗作响。


九月四日 星期日
 

这天早晨,天空分外晴朗,溪涧流水汩汩有声。
 

一郎一路上约了嘉助、佐太郎和悦治,一同朝又三郎家走去。
 

在离学校不远的下流小溪过河上岸后,每人各折了一根柳树条,剥去青绿树皮做成鞭子,一边抽打着一边登上通往上野原的山路。不多久,个个都累得气喘吁吁。
 

"又三郎真会到那个泉水边等我们吗?"
 

"会吧,又三郎不会说慌的。"
 

"热死了,来点风就好了。"
 

"真起风了!不知从哪儿吹来的。"
 

"大概是又三郎吹来的。"
 

"太阳好像有点模糊起来了。"
 

天空出现几朵白云。四人已爬得相当高了。山谷里的人家,都在眼底下远处,也能看到一郎家的小木屋屋顶闪现着白光。
 

山路伸进林子里,走了一段,路面变得相当湿漉,四周开始昏暗起来。又走了一段,终于抵达事先约定好的山泉附近。恰好山泉处传来又三郎的呼叫声:"喂

──!大家都来了吗?"
 

四人一听赶紧跑了上去。只见又三郎伫立在前方拐角处,紧抿着小嘴望着爬上坡的他们。四人好不容易才来到又三郎的面前,个个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一时讲不出话来。嘉助更是性急地想把憋在胸膛里的气尽快呼出去,仰面朝天,大口叫着:"呼!呼!"


又三郎见状大声笑了起来:"我等了好久了。听说今天可能会下雨。"
 

"那咱们快走吧,等等,先让我喝口水。"
 

四人擦完汗,蹲下身不停地掬着从白岩缝中涌出的清凉泉水喝了起来。
 

"我家离这儿不远,就在那个山岗上,回去时顺道到我家玩玩吧。"
 

"好!我们先到上野原再说。"
 

一行人正要离去时,泉水突然像是在告知什么前兆似地,哗哗涌出,发出很大声响。四周的树叶也沙沙作响起来。
 

五个人穿过好几处树林旁的灌木丛,也越过好几次崩塌的碎石堆,终于爬到上野原口附近。
 

大家停下来,回头望着来路,再放眼眺望着西方。连绵起伏、明暗分明的山丘彼方,一道蜿蜒曲折的溪涧旁,正是一大片郁苍的原野。


"你们看那条河!"
 

"看起来真像是春日明神的彩带。"又三郎说道。
 

"你说像什么?"一郎问。
 

"像春日明神的彩带。"
 

"你看过神仙的彩带?"
 

"我在北海道看过。"
 

其他人不知道春日明神是什么,也没看过明神彩带,只好默不作声。
 

上野原口就在眼前,四周的草丛割得平平整整,一株高大的栗子树挺立在中央,树根处被烧得焦黑,形成一个空洞,树枝上零星挂着旧草绳和破草鞋。
 

"再往前走就能看到有很多人在割草,还有放马的地方呢。"一郎说着,领先快步走向秃草中一条小径。
 

又三郎跟在他身后,边走边说:"真好,这里没有熊,可以放马。"
 

走了一段路后,便看到路旁一株高大的橡树下,丢着一个麻袋,四周横七竖八散乱着一大堆草捆。
 

两匹背上驼着(原稿约有两字空白)的马,见到一郎,抽动着鼻子嘶叫了几声。


"哥哥!在不在?我们来了!"一郎边擦汗边高声叫道。
 

"噢──!你们等着,我马上过去!"一郎哥哥的叫声,自远处洼地传了过来。
 

太阳钻出云层,四周变得十分明亮,一郎哥哥面带笑容从草丛中走了过来。
 

"你来了,怎么,还带同学来了?来得正好,回去时别忘了顺便帮我赶马回去,下午大概会变天,我还得多割点草,你们想玩的话,到围垣内去,里头有二十多匹牧场的马。"一郎哥哥转身想走时,又回头来嘱咐道:"千万别出围垣啊!迷了路可是很危险的。中午我会再过来一趟。"
 

"嗯,我们会在围垣内玩。"


一郎哥哥走远了。这时,天空布满了一层薄云,太阳像一面白镜子,在云层之间与流动的云层反方向奔驰着。山风又迎面刮起,把尚未割掉的草丛吹得青浪滚滚。一郎在前带路,不多久就来到围垣旁。围垣有处豁口,中间横架着两根圆木。耕助正想从下面钻过去,嘉助拦住他说:"我来卸下。"
 

说着便抽出圆木一端,卸下圆木放到地上,大家依次跨过剩下的那根圆木。进去后,只见前方高坡上聚集着七匹油亮棕毛的马,正在悠闲地甩着尾巴。
 

"这些马一匹都要上千块,听说明年都要参加赛马。"一郎边说边走近马群。
 

马儿们好像已耐不住寂寞似地,全体靠拢过来,还伸长了鼻头,像是在要什么东西一般。
 

"它们想吃盐巴呢!"大家叫叫嚷嚷,一齐伸出手让马儿舔。只有又三郎因为不熟悉马儿性情,有点害怕,将双手插回口袋中。
 

"哈!又三郎怕马!"悦治叫道。
 

"我才不怕呢!"又三郎赶忙抽出手伸到马儿鼻头前,马儿转动着脖子刚一伸出舌头,又三郎却惊慌失措地又急忙缩回手插进口袋里。
 

"哇!又三郎真的怕马!"悦治又叫了起来。又三郎羞红了脸,忸怩了半天,最后说道:"那么,我们来玩赛马好了!"
 

其他人都不知道该怎么玩法。又三郎继续说:"我看过好几次赛马,不过这些马都没配马鞍,不能骑。这样吧,我们每个人各赶一匹马到那边,看,就那棵大树好了,谁先赶到谁就是冠军。"
 

"好像挺有趣的!"嘉助说道。
 

"会被骂喔!会被放马的人抓到喔!"
 

"没关系啦!反正是要参加赛马的,事先不练习一下怎么行!"又三郎反驳。
 

"好!那我赶这匹!"
 

"我要这匹!"
 

"那我赶这匹好了!"
 

每个人均挥舞着柳条或萱草穗,口里嘘嘘叫着,轻轻抽打着马儿。可是,马儿一动不动,有的依然低头啃着草,有的则伸长脖子四处观望,好像在欣赏四周的景色。
 

于是一郎用力拍了一下手,再大叫一声。只见七匹马同时竖起鬃毛,往前奔驰起来。
 

"好!"嘉助拔腿追了上去。然而,这根本不像是在赛马。因为马儿们都不前不后地排在一起,而且速度也不像赛马马匹那般快。不过大家仍是兴致勃勃地一边喊叫一边拚命追赶马匹。


马儿跑了一阵,看似要停下来了。大家虽然气喘吁吁,却又继续追赶着。这时,马儿们已绕过了那个高坡,奔到刚才大家跨过的围垣豁口。
 

"啊!马要跑出去了!快截住!快截住!"一郎慌忙大叫。
 

实际上有的马已经跑到围垣外了,后来的马也眼看就要跨出圆木。一郎嘴里大叫:"赫!赫!"一边拚命追了上去。好不容易连滚带爬地赶到马前张开双手,却已经有两匹马跑出去了。
 

"快来截住!快来!"一郎上气不接下气地叫着,赶忙将圆木装了上去。其他人赶过来钻出圆木一看,跑出围垣外的两匹马已经停下来,正在悠闲地啃着青草。


"悄悄过去勒住马,悄悄地!"一郎边说,边过去勒住其中一匹马儿拴有牌子的口钳部位。嘉助和又三郎想去勒住另一匹马,刚走到马儿跟前,马儿像是受到惊吓,突然沿着围垣头也不回地往南方奔跑。
 

"哥哥!马跑了!马跑了!哥哥!马跑了"一郎在后头拚命叫喊着。又三郎与嘉助则拔腿追赶马儿。
 

马儿这回似乎真要跑掉了,只见它在有一人身高深的草丛中,时隐时现地往前狂奔。
 

嘉助追赶得两腿发酸,早已失去辨别方向的感觉,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接着,他觉得眼前一片昏黑,天旋地转,终于栽倒在草丛中。最后闯进他眼帘内的是马儿的赤色鬃毛,与跟在马后紧追不舍的又三郎的白帽子。


嘉助仰躺着望着天空。天空白茫茫一片,一直旋转着,浅灰色的云层疾驰在上方,而且轰隆轰隆作响。
 

嘉助挣扎着站起来,喘着大气走向马儿跑去的方向。马儿和又三郎通过的草丛中,留有一条模糊的足迹小径。嘉助笑出声来。心想:"哼,没关系,那匹马一定害怕了,正在哪个地方等着呢。"


嘉助顺着足迹走下去,可是,走不到百步,竟发现这条在比他身高还深的白花龙芽与蓟草丛中的小径,突然分成两三条岔路,他不知该往哪条走才好。嘉助扬声高呼着。
 

远方好像传来又三郎的回应。
 

嘉助下定决心,往中央那条路走去。可是这条痕迹也是断断续续,有时还横亘在马儿不可能跨过的陡坡上。


天色变得异常昏暗,四周的景色也逐渐模糊不清。冷风开始横扫草丛,云雾也零星地不断从眼前飘过。
 

"完了,变天了,这下子麻烦的事都会通通到来。"
 

果不出他所料,马的足迹在草丛中消失了。
 

"啊,完了!完了!"
 

嘉助慌得胸口怦怦跳。
 

草丛随风摇摆,不时发出劈劈啪啪、哗哗沙沙的响声。雾气越来越浓,浸湿了他身上的衣服。
 

嘉助绞尽嗓子大喊:"一郎!一郎!快来啊!"


可是没有任何回应。冰冷的雾珠如同黑板飘落的粉笔灰,在大气中纷飞乱舞,四周一片沉寂,阴森可怕。草丛中传来水滴滑落的啪嗒声。
 

嘉助想尽快回到一郎他们那儿,掉头赶路。可是,脚下的路与刚才来时完全不同。首先,蓟草太过茂密,而且刚才草丛中没有山石,现在却时时会出现在脚底。走着走着,眼前突然冒出一个他以前从未听说过的巨大山谷。芒草沙沙作响,山谷对面的一切都隐没在浓雾之中,宛如一道深不可测的峡谷。


每逢有风吹起时,芒穗就会高举着无数双细长的手,忙碌地在空中打着招呼:"嗨,西先生;嗨,东先生;嗨,西先生;嗨,南先生;嗨,西先生。"
 

嘉助心慌意乱,只好闭上眼睛侧过脸去,再急忙掉头往回走。草丛中冷不防出现一条黑色小径。仔细一看,原来是无数马蹄印铺出的路。嘉助欣喜若狂,发出几声短笑,快步顺着这条路往前走。
 

可是,这条路也靠不住,有的地方只有五寸宽,有的地方宽达三尺,而且好像是在绕着圈子打转。最后来到一株树顶烧焦了的大栗子树前时,小径又模糊地分成几条岔路。


这里看来像是野马聚集的场所,在雾中,能看出是个圆形广场。
 

嘉助失望透顶,又顺着黑色小径往回走。四周不知名的草穗随风摇曳着,每逢稍强的风吹来,便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某处指挥似地,草穗会全体伏下躲避强风。
 

天空在闪电打雷,轰隆轰隆作响。嘉助走着走着,发现眼前雾中突然出现一座状似房屋的黑团。嘉助以为是错觉,停下来望了一会儿,越看越像是一座房子,战战兢兢地走上前,定睛一看,才看清原来是一座冰冷的大黑岩。


白花花的天空不停在回转,野草骤然齐声摇晃,拂去叶面上的水滴。
 

"万一走错了,来到原野的另一侧,又三郎和我肯定会没命。"嘉助心里想着,嘴里也在嘀咕着,接着又扬声大喊:"一郎!一郎!你在哪儿?一郎!"
 

四周再度明亮了起来,野草们齐声吐露出欢欣的气息。
 

嘉助耳边清晰地响起曾经听说过的一段传言:"伊佐户町有个电工的孩子,被山妖捆住了手脚。"


黑色小径终于在嘉助脚下消失了。四下顿时又是一片沉寂,接着刮起狂风来。
 

整个天空像一面随风翻腾的大旗,并且劈劈啪啪迸出火星。嘉助终于不支倒地,躺倒在草丛中昏睡过去。


刚刚的一切似乎都是遥远的往事。
 

嘉助仿佛看到又三郎伸长双腿坐在他眼前,一声不响地仰望着天空。他身上那件眼熟的灰上衣上,还罩着一件玻璃斗篷。脚上穿着一双亮晶晶的玻璃鞋。
 

栗子树树影在又三郎肩上洒落了一片蓝,又三郎身影又在草地上洒落了一片青。风阵阵袭来,又三郎不笑不语,只是紧抿着小小双唇,默默望着天空。霍地,又三郎飘然而起飞向天空。玻璃斗篷在空中闪闪发光。


嘉助蓦地张开了眼睛。灰色的雾霭仍在飞快游荡着。
 

一匹马正伫立在他眼前。马儿像是惧怕着嘉助,眼光瞥向一旁。
 

嘉助跳起来一把勒住马儿的名牌。又三郎紧抿着毫无血色的双唇,从马儿身后走了出来。嘉助见状,情不自禁全身发起抖来。
 

"喂!"浓雾中传来一郎哥哥的叫声。也传来阵阵轰隆雷鸣。
 

"喂!嘉助!你在哪?嘉助!"这回是一郎的叫声。嘉助兴奋得跳了起来。
 

"喂!我在这儿!我在这儿!一郎!喂!"
 

眨眼间,一郎和他哥哥就出现在眼前。嘉助当下放声大哭起来。
 

"找了好半天,太危险了,看你全身都湿了。"一郎哥哥熟练地抱住马头,迅速地镶上带来的口钳。
 

"走吧!"
 

"又三郎你一定吓坏了吧?"一郎问又三郎。又三郎依旧紧抿着双唇,不吭声地点了点头。


大家跟着一郎哥哥身后翻过了两个平缓的斜坡,再顺着一条很宽的黑土路走着。
 

天边闪了两次微白的闪电。空气中散发出一股草木烧焦的味道,一缕青烟飘荡在雾中。
 

一郎哥哥喊道:"爷爷!找到了!找到了!全都找到了!"
 

爷爷站在雾中回说:"真急死我了。找到就好。嘉助,冻坏了吧?快进来。"嘉助跟一郎看来都是这个爷爷的孙子。


在半边烧焦的大栗子树根部,有个四周用草捆围起来的小窝棚,里面有一堆火,正徐徐地燃着红火苗。
 

一郎哥哥把马儿系在枹树下。
 

马儿嘶嘶叫了起来。
 

"真可怜,哭好久了吧。这孩子是不是那个来挖金山的儿子?来,大家来吃米团,吃啊。我再来烤这边的。结果你们在哪儿找到他们的?"
 

"笹长根出口。"一郎哥哥回答。
 

"好险!好险!从那儿下去的话,连人带马都会没命的。嘉助啊,快来吃啊。孩子,你也吃吧!来,把这些都吃了。"


"爷爷,我去把马放了吧。"
 

"好,好,若被放马的知道这件事就麻烦了。不过,再等等,马上会放晴的。唉,我真是担心死了,还特地到虎子山山脚去找过你们。回来就好了,雨也快停了。"
 

"早晨天色还好好的......"
 

"嗯,会再放晴的。哎,棚顶漏雨了!"
 

一郎哥哥走出草棚。棚顶上滴嗒滴嗒响个不停。爷爷仰头望着笑了起来。
 

哥哥进来说:"爷爷,放晴了,雨也停了。"
 

"好,好。你们在这儿烤火,我再去割点草。"


云雾骤然便散开了,阳光亮晃晃地洒了进来。太阳已经偏西,几团蜡块般的雾气,因闪躲不及在阳光下无奈地闪着亮光。
 

草丛上串串水滴晶莹地滚落下来,所有植物的叶、茎与花儿,都在吸吮着今年这最后的阳光。
 

远处西方的碧绿原野,宛如刚刚抹去泪水,露出粲然的笑容。对面的栗子树也放射出青翠圆光。
 

大家疲惫不堪地跟在一郎身后,鱼贯地下山。来到山泉旁时,一直紧抿着双唇的又三郎,默默地与众人告别之后,独自走向他父亲的小屋。
 

归途上,嘉助开口说:"那家伙肯定是风神。是风神的孩子。父子俩在那边做了窝。"
 

"别瞎说了!"一郎高声制止。
 

参拜神社时,在合掌祷告之前得先摇铃,此处指的正是摇铃时那个彩带。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全部网页及原创图片已做版权登记,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相关专辑:睡前故事动物故事
相关阅读
排行

最热
7岁经典童话故事文字版大全集 《老约翰
幼儿童话故事文字版 《猴子与螃蟹》外国
11岁少儿格林童话故事大全集 外国童话
5岁经典童话小故事大全 外国童话故事《
10岁经典童话有爱故事 外国童话故事《
9岁儿童睡前故事大全集 外国童话故事《
8岁少儿童话故事书 外国童话故事《沼泽
5岁小学生睡前故事文字版大全 外国童话
11岁少儿睡前故事书 外国童话故事《玫
10岁儿童睡前故事书全集 外国童话故事
4岁小孩睡前故事文字版大全集 外国童话
儿童睡前故事书 《藏着并不等于遗忘》外
11岁小学生益智有爱故事 《谁也看不见
4岁小孩安徒生小故事全集 《夜莺与玫瑰
4岁经典睡前小故事大全集 《瓦尔都窗前
11岁小孩睡前小故事 《太阳的女儿》外
10岁少儿睡前有爱故事 《香肠栓熬的汤
11岁小学生睡前小故事大全集 《素琪》
12岁少儿睡前小故事 外国童话故事《贪
12岁少儿睡前故事文字版 《酱萝卜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