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岁小学生睡前故事大全集 日本童话故事《大提琴手高修》

故事会 | 童话故事 / 作者:宫泽贤治 / 时间:2019-01-28 08:08:55 / 22℃

欣赏经典日本童话故事能丰富孩子的想象力。肉丁网为宝宝们整理流行的睡前日本童话故事,生动的故事讲述,让宝宝主动参与一件事情,去体会不同的环境在孩子的大脑中形成不同的画面,培养孩子拥有爱憎分明的情感。

日本童话故事《大提琴手高修》:


 

高修是镇上一家电影院乐团的大提琴手。不过镇上的人都公认他拉得不好。其实不仅拉得不好,他根本就是乐团里琴艺最差劲的一个,所以总是遭指挥责难。
 

有一天中午过后,大家在后台围成一圈,练习下次将在镇上音乐会演奏的贝多芬第六乐章交响曲。
 

小喇叭很认真地吹出旋律。
 

小提琴也薰风般响起二重奏。
 

木箫嗡嗡在一旁伴奏。
 

高修也紧抿着嘴,睁大双眼盯着乐谱,专心一意地拉着琴弦。
 

突然指挥拍了一下手。大家顿时停止演奏,四周悄然无声。
 

指挥怒吼:"大提琴落后了。啦哩哩,哩哩啦,好,再从这里开始。"
 

众人又从前面几个小节开始演奏。高修通红着脸、满头大汗地拼命拉着,总算通过这一关。他松了一口气,再继续拉着接后的小节时,指挥又拍起手来。
 

"大提琴!弦不准!这样怎么行呢?我实在没有闲工夫再重新教你Do Re Mi Fa呀!"
 

众人看不过去,只好故意埋头看自己的谱,或低头拨弄着自己的乐器。高修慌忙把弦调准。原来高修虽有时会奏错,但这把大提琴本身也有毛病。
 

"好,从上一个小节再来一次!"
 

众人又开始演奏起来。高修更是抿着嘴一板一眼地拉着。这回倒是顺利地拉了几小节。正当大家觉得上了轨道时,指挥又吓唬人般地拍了手掌。高修心里一震,以为自己又错了,还好这回是别人出错。
 

他就学着刚才众人的模样,故意把脸凑到乐谱前,假装在思考什么事似的。
 

"再来!从下一小节开始!"
 

高修刚拉了几下,冷不防指挥又跺着脚大声吼骂起来:"不行!根本不像话!这部份是曲子的心脏,最重要的地方,却被你们演奏成这个样子。各位,离上演的日子只剩十天了。到时候我们这些专业的音乐人员,若真输给那些由蹄铁匠、糖铺学徒等人临时拼凑出来的乐团的话,以后我们怎么见人啊?喂,高修,对你,我实在很头痛。你的音乐里根本没有感情。完全缺乏喜、怒、哀、乐的感情。还有,你的节奏总是跟不上其他乐器,老是只有你好像拖着松绑了的鞋带,慢吞吞地跟在大家后面走。不行啊,你不加油不行啊!咱们这个广受好评的金星乐团,如果因为你一个而声名狼籍的话,其他人不是太可怜了?好了,今天就练习到此,大家休息过后,别忘了六点整全体都得进乐队席里。"
 

众人行了个礼,有人叼着香烟掏出火柴点火,有人自顾自走了。高修抱着他那把粗制滥造的木盒子般的大提琴,面向着墙壁,撇着双唇暗自落泪。哭过一阵后,才又打起精神,独自一人静静拉起刚才众人练习过的地方。
 

这天晚上,高修扛着一个庞大的黑东西,很晚才回到家。说是家,其实只不过是一间坐落在镇上尽头的小河边、因故障没人用的水车房。高修独自一人住在这里,每天上午先在小屋四周的小菜园里,剪剪番茄枝,挑挑甘蓝菜上的虫,中午过后才出门。
 

高修进了房里开了电灯,再迫不及待地打开黑色大包袱。原来是傍晚练习演奏时那只粗糙的大提琴。他小心翼翼地把琴搁在地上,再拿出架上的杯子,舀着水桶里的水,连灌了几口。
 

接着甩一下头,坐到椅子上后,便以猛虎般的气势,拉起下午练习的曲子。他一页页翻着乐谱,拉拉停停的、停停想想的,想完再继续拉,整首曲子练完后,又重头开始,一遍又一遍嗡嗡拉个不停。
 

午夜早过了,高修头昏脑胀,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在拉着琴。他满脸通红,双眼布满血丝,面目狰狞可怕,看起来一副随时都有可能不支倒地的模样。
 

这时,有人在他身后的门外咚咚敲门。
 

"是何修吗?"高修神智不清地吼道。
 

然而,应声推门进来的是一只高修曾见过五、六次的大花猫。
 

花猫不胜负荷地把一堆从高修菜园里摘来的半生不熟的蕃茄,放在高修面前说:"啊,累死了!搬运这东西可真累坏我了。"
 

"你说什么?"高修再问一次。
 

"这是见面礼,请你吃的。"花猫回道。
 

高修将积了一整天的怒气全发在花猫身上:"谁叫你拿这些蕃茄来的?再说,你想我会吃你们拿来的东西吗?更何况这些蕃茄还是我菜园里的!你看,你竟把还没熟透的都摘下来了!至今为止在我菜园啃蕃茄茎的,还把菜园搞得乱七八糟的,是不是你?滚啦滚啦!笨猫!"
 

花猫缩起肩膀,眯起双眼,似笑非笑地说:"大师,这么动怒,会伤身体啊。对了,你先拉首舒曼的梦梦曲来听听,我给你当听众。"
 

"你敢说这种话?也不想想你只是一只猫!"
 

大提琴手动了肝火,暗自思索着该如何整整这只狂妄的猫。
 

"别客气喔!拉啊!不知怎么回事,我若不听大师的音乐,还真睡不着呢!"
 

"放屁!放屁!放屁!"高修气得面红耳赤,一如下午的指挥一样,跺着脚吼骂。可是突然又转念说:"好,我拉。"
 

然后高修不知在打什么鬼主意,竟把门锁上,又把所有的窗子都关紧,再拿起大提琴,最后关掉灯。屋外的下弦月月光,照亮了半边房间。
 

"你要我拉什么?"
 

"梦梦曲。就是那个罗蒂克舒曼的曲子。"花猫用前肢抹抹嘴,一本正经地说。
 

"喔,我懂了,这梦梦曲是不是这样拉的?"
 

大提琴手不知又有了什么鬼点子,竟撕碎一条手帕,再将手帕碎条密密实实地塞进自己双耳内。然后像一阵狂风暴雨般,拉起"印度猎虎曲"。
 

花猫起初歪着头聆听了一会儿,然后眼珠突然连连飞转起来,最后转身冲向房门。花猫"砰!"一声整个身子撞向房门,然而房门并没有被撞开。此时,花猫像是领悟到自己犯下生平最大的错误似地,开始慌乱无章,眼睛和额头都迸出火星。接下来连胡子和鼻孔也开始冒出火星,花猫痒得张口想打喷嚏,继而又想到哪有闲工夫在这里磨蹭,就又开始小跑步起来。高修看得津津有味,就愈加卖力地拉着琴弦。
 

"大师,我受不了!够了!拜托您别再拉下去了!从今以后我绝对不会再随着您的音乐打拍子了。"
 

"啰唆!我正要开始猎虎了!"
 

花猫痛苦得在地上又跳又转,又时时将身子贴在墙上,被花猫身子贴过的墙壁上,会因花猫身上的火星而发青一阵子。最后,花猫竟在高修四周,像风车一样一圈圈打起转来。
 

高修被花猫这么一转,也开始觉得头昏眼花,便说:"好吧!就饶了你吧!"然后停住拉弦。
 

琴声一止,花猫竟若无其事地说:"大师,你今晚的演奏有点脱线。"
 

大提琴手听后又火大起来,不过他仍不动声色地掏出一根香烟,衔在嘴上,再取出一根火柴说:"怎样?没吓坏你吧?来,伸出舌头让我瞧瞧!"
 

花猫愚弄人般地伸出又尖又长的舌头。
 

"哎呀,有点干裂呢!"高修说着就把手中的火柴棒,往猫舌上一划,再将火点到香烟上。
 

花猫冷不防高修竟会来这一招,惊得六神无主,一边将舌头甩成像风车一样,一边冲向门口,用头撞门。门撞不开,就歪歪倒倒地走回来,再一头冲向门。再撞不开,就再歪歪倒倒地走回来,再度一头撞向门......反反覆覆,拼命急着想逃出房外。
 

高修幸灾乐祸地看了一会儿,才说:"好吧,放你出去,别再来啊!笨猫。"
 

大提琴手将门打开,见花猫像一阵旋风似地从门缝一溜烟逃窜到萱草丛中后,不由得轻笑起来。然后,精神爽快地睡了一个好觉。



 

第二天晚上,高修又扛着黑色的大提琴包袱回家。依旧咕噜咕噜地灌了一杯水后,再跟昨晚一样拉起琴来。不知不觉中就过了十二点,接着一点也过了,两点也过了,高修仍然在练习拉琴。就在他拉得浑然忘我,也忘了时间时,屋顶上传来了"叩"、"叩"的声响。
 

"那死猫,还想来受罪啊!"
 

高修刚吼完,一只灰色的鸟就从天花板的裂缝中飞进来。等鸟着地后,高修定神一看,原来是一只布谷鸟。
 

"这回连鸟都来了!你来干嘛?"
 

"我来学习音乐的。"
 

高修笑道:"音乐?你会唱的不是只有‘布谷’、‘布谷’这两个音吗?"
 

布谷鸟一本正经地回说:"不错,只有两个音。但这两个音却很难很难的。"
 

"有什么难的?你们的歌啊,只是很难连续唱下去而已,唱法有什么难的?"
 

"正是这个唱法难啊。例如,这样唱的‘布谷’,和这样唱的‘布谷’,你听,是不是完全两样?"
 

"我听怎么完全一样?"
 

"那就是你没听懂啰。要是我们布谷鸟的同伴来听的话,一万句布谷就有一万种不同的声调喔。"
 

"那是你们布谷鸟家的事吧!既然你那么清楚,何必来找我?"
 

"因为我想学正确的Do Re Mi Fa音调。"
 

"什么Do Re Mi Fa?见你的大头鬼!"
 

"可是在出国之前我一定要学好!"
 

"我管你出不出国!"
 

"大师,拜托啦,教教我吧!你只要拉出这些音阶,我跟着唱就行了。"
 

"烦死了!好吧,就教你三遍,唱完后你马上给我走路。"
 

高修拿起大提琴,叮叮咚咚调着琴弦,然后拉起Do Re Mi FA So La Si Do。布谷鸟一听,慌忙啪答啪答拍着翅膀说:"不对!不对!不是这样的。"
 

"你实在很啰唆。不然你唱唱看。"
 

"应该是这样的。"布谷鸟往前弓起身子,运足气叫了一声:"布、谷。"
 

"什么玩意?这就是Do Re Mi Fa吗?对你们来说,Do Re Mi Fa跟第六交响曲大概都是一个样儿吧。"
 

"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最难的是将这两个音阶连续唱下去时。"
 

"是这样吧?"高修拿起大提琴,连续拉起"布、谷"、"布、谷"、"布、谷"、"布、谷"、"布、谷"......
 

布谷鸟很高兴,从中途跟进,随着琴声唱起"布、谷"、"布、谷"、"布、谷"、"布、谷"、"布、谷"......。布谷鸟唱得很认真,拼命地蜷曲着身子,无休无止地唱着。
 

高修渐渐拉奏得手发酸了,只好停止拉琴吼道:"喂!你有完没完啊!"
 

布谷鸟遗憾地扬起双眼,却仍恋恋不舍地唱着,唱到后来终于没劲,才"布、谷"、"布、谷"、"布、谷"、"布..."、"布..."、"布..."地停下来。
 

高修实在忍无可忍,催促着:"好啦!笨鸟!唱完了,该回去了!"
 

"拜托啦,请你再拉一次好不好?你好像认为你拉对了,可是我听起来就是有点不对劲呢。"
 

"什么?我还需要你教吗?还不快滚!"
 

"拜托拜托!再一次就好!一次!"布谷鸟不断打躬作揖央求着。
 

"好吧,那就再拉最后一次。"
 

高修架起弓。

 

布谷鸟呼出一口气说道:"最后一次就麻烦你拉长一点。"
 

"我真会被你烦死。"高修苦笑着开始拉起来。
 

布谷鸟也拼命蜷曲着身子,认真得不可一世地跟着唱起:"布、谷!布、谷!布、谷!"
 

高修起初拉得很心浮气躁,拉着拉着,竟渐渐感到或许布谷鸟唱的音阶跟真正的Do Re Mi Fa比较接近。而且愈拉愈觉得布谷鸟唱的比自己拉的正确。
 

"不玩了!再拉下去,我真的会变成鸟!"高修嘎然止住琴声。
 

布谷鸟顿时像挨了一记闷棍似地晃了几晃,又像刚才那样"布、谷"、"布、谷"、"布、谷"、"布..."、"布..."、"布..."地停下来。然后哀怨地望着高修:"为什么要停下来?若是我们布谷鸟,即使再不争气的小子,也会不唱到喉咙出血绝不罢休的。"
 

"讲得跟真的一样。我没有闲工夫再跟你玩这种鬼把戏了。你走吧,你看天都快亮了。"高修指着窗外。
 

东方天际已出现了鱼肚白,一片片乌云正朝北方飞奔而去。
 

"那就拉到天亮算了。再一次就好!不花多少时间的!"
 

布谷鸟又鞠了个躬。
 

"闭嘴!你简直是得寸进尺!笨鸟,再不走,小心我拔掉你的羽毛煮来当早餐吃!"
 

高修狠狠跺了一下脚。
 

布谷鸟吃了一大惊,展翅往窗户飞去。却一头撞到玻璃上,跌落下来。
 

"怎么去撞玻璃?傻瓜。"高修慌忙站起身,想打开窗子,不过这扇窗子本来就不是轻易一推就能打开的。正当高修用力推着窗子框时,布谷鸟又冲过来撞倒在地上。仔细一看,布谷鸟嘴角已渗出点点鲜血。
 

"我这就帮你打开,别急!"
 

高修刚把窗子推开两寸宽时,布谷鸟竟又站起身,两眼直盯着窗外的东方天空,一副这次非成功不可的气势,使出全身力气展翅扑到窗前。这次当然撞得比前两次重,布谷鸟摔倒在地上,无法动弹。
 

高修想抓住鸟从门口放出去,不料手刚伸出,布谷鸟竟又睁开双眼展翅飞起。而且竟然又是朝着窗子飞去。高修不假思索地抬脚往窗户一踢。窗玻璃被踢碎了两三块,然后发出很大声响,整片玻璃窗连框都掉到外面。布谷鸟如疾箭般,咻地从这片空荡的窗洞中飞出去了。它头也不回地往前飞,一直线地飞,最后终于不见踪影。高修在窗前看得目瞪口呆,一会儿,才回到房间角落顺势倒躺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第三天晚上,高修依然拉着大提琴直到半夜,拉累了,正勺水喝时,门外又传来叩叩敲门声。
 

高修保持拿着杯子的姿势,心想,今晚不管是谁会来,绝对都要像昨晚对待布谷鸟那样,一开始就先给个下马威轰走对方。正当高修严阵以待时,门被微微打开,进来了一只小狸子。
 

高修过去将门敞开些,再用力跺了下脚大吼:"喂!狸子,你知道狸肉汤是用什么做的吗?"
 

小狸子心不在焉地端坐在地上,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歪着头想了半天,才回说:"我不知道什么是狸肉汤。"
 

高修望着它的表情,忍不住想捧腹大笑,却故意板着脸说:"那我告诉你,狸肉汤就是啊,拿你这种小狸子加上甘蓝菜和盐巴,炖烂了给我这种人吃的东西。"
 

小狸子感到很奇怪:"可是我爸爸告诉我说,高修是个大好人,一点也不可怕,叫我安心来跟你学习呢。"
 

高修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你爸爸叫你来学什么?我忙得很呢,而且困死了。"
 

小狸子神气活现地往前踏出一步:"我是个小鼓手。我爸爸叫我来跟你的大提琴合奏。"
 

"哪有小鼓啊?"
 

"有啊!这个!"小狸子从背后伸出两根鼓棒。
 

"用这个干什么?"
 

"请你拉一下‘快乐的马车夫’。"
 

"什么是‘快乐的马车夫’?是爵士乐吗?"
 

"这里有乐谱。"小狸子又从背后拿出一张乐谱。
 

高修接过来看了之后,笑道:"这曲子真怪。好吧,就拉拉看。你是要打小鼓吗?"
 

高修不知道小狸子会怎样合奏,一边用眼角瞟着它,一边拉起琴来。
 

没想到小狸子竟然拿着鼓棒,在大提琴弦马下部和着拍子咚咚地敲打起来。而且打鼓技术还真不错,高修拉着拉着,渐渐感到这样合奏也很有意思。
 

拉完整个曲子后,小狸子歪着头想了半天,才像是找到问题般地问:"高修先生,你在拉这第二根弦的时候,怎么总是慢半拍呢?好像故意要我栽跟斗似的。"
 

高修心里一惊。他昨晚就发觉不论怎样敏捷地运指,第二根弦总是会慢半拍才发出声响。
 

"你说的对,这琴是有问题。"高修有点悲哀地回道。
 

"到底是哪里有问题呢?能不能请你再拉一次看看?"
 

"当然可以。"高修又重新拉起来。
 

小狸子仍像刚刚那样咚咚地敲打着鼓棒,只是时时弯下身把耳朵贴在琴上。整曲拉奏完毕后,天际东方也已泛白了。
 

"啊,天亮了。谢谢你啊。"小狸子手忙脚乱地将鼓棒和乐谱往背上一背,用胶布贴牢后,再行了两三个礼,便匆匆跑出门外。
 

高修面迎着从昨夜踢破的窗口吹进来的晨风,呆愣了一会儿,才想到得在出门前睡一觉养养精神,赶忙一转身钻进被窝里。
 

 


 

第四天晚上,高修依旧彻夜拉着琴,天快亮时,疲累得抱着琴打起瞌睡来。这时门外又传来敲叩声。声音细微得似有若无,只是高修已连续经验了几夜,再细微的声音也不会忽略,马上回说:"进来。"
 

于是,门缝中钻进来一只田鼠。身边还带着一只很小很小的小田鼠,一摇一摆地走过来。小田鼠小得只有橡皮擦那般大,高修不由得笑出来。田鼠妈妈不知道高修到底在笑什么,四下张望地来到高修面前,拿出一粒青色的栗子,放在地上,再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开口:"医生,这孩子病得快死了,求求您大发慈悲救救它吧。"
 

"我哪有能力当医生啊?"高修有点不快地说。
 

田鼠妈妈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再斩钉截铁地说:"医生,您在说谎。您不是每晚都大显神通地医好了大家的病?"
 

"我实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医生啊,您别说笑嘛,就因为有您在,兔奶奶的病才治好了,小狸子的爸爸的病也好了,连那只坏心肠的猫头鹰,您不都也帮它治好了?如果您不肯医治这孩子,岂不是太无情了?"
 

"喂喂,你一定搞错了。我没有医治过猫头鹰的病啊,倒是小狸子昨晚真的来找过我,不过那也只是玩玩乐队的游戏而已啊。哈哈。"高修无可奈何地盯视着小田鼠笑道。
 

田鼠妈妈听后放声大哭起来:"哎呀,这孩子既然要生病,为什么不选早一点的时间呢?刚刚医生您不是还在呜呜拉个不停吗?怎么这孩子一生病您就停止了?而且我这样拜托您也不肯再拉,哎,这孩子实在苦命啊。"
 

高修一听惊叫起来:"什么?你是说,只要我一拉大提琴,猫头鹰和兔子的病都会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田鼠妈妈举起一只手擦着眼泪回:"是啊,这附近的邻居们只要一生病,大家都会钻进您家的地板下来医病呢。"
 

"这样病就会治好?"
 

"是的。听说全身的血路都会被打通似的,很舒服很舒服。有的人当下就把病治好了,有的人是回家后才好的。"
 

"喔,原来如此。你是说,琴声嗡嗡作响,有按摩的作用,把你们的病都治好了?好,我懂了,我来医病吧!"
 

高修转了转琴轃把弦调好,再伸手一把抓起小田鼠,放进大提琴的音孔里。
 

"我也要跟在孩子身边!不管哪家医院都是妈妈陪在孩子身边的!"田鼠妈妈疯狂地扑上大提琴。
 

"你也要进去啊?"高修抓起田鼠妈妈想让它钻进音孔里,可是却只能钻进半张脸。
 

田鼠妈妈挥舞着手脚,大声呼唤音孔里的孩子:"宝宝啊,你没事吗?着地的时候,有没有照妈妈平常教得那样,把脚并拢啊?"
 

"有啊,我做得很好。"小田鼠用小得如蚊子般的声音,在琴板底回答。
 

"你放心好了,别再哭哭啼啼啦。"高修将田鼠妈妈放回地上,然后架上弓,嗡嗡隆隆地拉起狂想曲之类的曲子。
 

田鼠妈妈忧心如焚地听着琴声的音阶,听了一阵子后,终于忍不住开口:"够了!够了!请您放孩子出来吧!"
 

"这样就够了?"高修将琴斜倒,用手掌贴在音孔上。不一会儿,小田鼠即溜了出来。
 

高修不发一语地将小田鼠放到地上。只见小田鼠紧闭着双眼,浑身发着抖。
 

"感觉怎样?有没有好一点了?"
 

小田鼠仍不应声,依旧紧闭着双眼,浑身发着抖。过一会儿,才出其不意地跳起来在房里跑动着。
 

"啊,好了!好了!谢谢您!谢谢您!"
 

田鼠妈妈跟在小田鼠后面跑了一阵子,再来到高修面前,捣蒜般地不停地行礼:"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一连说了十句。
 

高修见状,心头不禁萌生一股怜意:"喂,你们吃不吃面包?"
 

田鼠妈妈吓了一跳,张望着四周后说:"没吃过,虽然听说面包是那种用面粉和过后,再揉一揉,蒸一蒸,就会膨胀得又松又软又好吃的东西,可是即使不是,我们也从未光顾过您的碗橱,更何况今天受了您这样大的恩惠,哪敢再来搬动您的东西呢?"
 

"哎,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问你们吃不吃面包。看来是吃啰。等一下,我去拿面包给这个闹肚子的小家伙。"
 

高修放下大提琴,从碗橱里撕下一块面包,搁在田鼠们面前。
 

田鼠妈妈高兴得又哭又笑,不断行礼道谢,再小心翼翼地衔起面包,让小田鼠走在前面,才双双告辞离去。
 

"啊......跟田鼠讲话也真累人。"
 

高修顺势摔倒在床上,随即呼呼打起鼾声。



 

六天之后的夜晚。金星乐团的团员们,个个满面红潮地抱着自己的乐器,从镇公馆礼堂的舞台上退到幕后,鱼贯地走进礼堂后的休息室里。他们终于成功地演奏完第六交响曲了。
 

如雷的掌声依然在礼堂内回响。指挥双手插在口袋中,一副不在乎掌声的神情,悠闲地在团员之间踱着步子。其实他心里高兴得不可言喻。团员们有的叼起香烟、擦起火柴,有的将自己的乐器放回到匣子中。
 

礼堂里的掌声仍在持续着。而且愈拍愈大声,最后竟形成一股不可收拾的吓人声浪。胸前别着白色缎带的司仪走进来:"听众们在要求安可,能不能请你们出去再演奏首小曲子?"
 

指挥板着脸回说:"不行啊,奏完这种大曲子之后,我们没办法再奏出任何能让我们自己满足的曲子。"
 

"那就请指挥出去谢个幕吧!"
 

"不行。喂,高修,你出去给他们拉一首吧!"
 

"我吗?"高修目瞪口呆地问。
 

"正是你!正是你!"团里小提琴拉得最好的人,突然仰起脸来叫道。
 

"对啊,快去啊。"指挥催促着。
 

其他人也将大提琴硬塞在高修手中,门一开,便把高修推到舞台上。高修抱着他那只穿孔的大提琴,不知该如何是好。上了舞台,只见观众们掌声愈拍愈响亮,甚至有人在大声欢呼。
 

"真是欺人太甚!好!我就拉印度猎虎给你们听。"高修镇定地走向舞台中央。
 

然后,一如大花猫来访的那天晚上,高修像一头怒发冲冠的大象,狠狠地拉出印度猎虎曲。台下鸭雀无声,听众们都全神贯注地在聆听着演奏。
 

高修一个劲儿地埋头拉着。拉过了令花猫痛苦得迸出火星那一段,也拉过了令花猫不停一头撞向房门那一段。
 

整首曲子拉完后,高修瞧也不瞧台下一眼,抱着大提琴,像那天急着想逃出屋外的花猫一样,飞快地遁入幕后。
 

进入休息室后,高修发现众团员们,包括指挥,竟像遭到火灾般,目不转睛地呆坐在各自的椅子上。高修自暴自弃地匆匆穿过众人之间,来到最里边的长椅子前,一屁股坐下来,就翘起了二郎腿。
 

岂知,众人竟又不约而同地转过脸来,直直地望着高修。而且个个表情都认真严肃,看不出有丝毫在取笑高修的样子。
 

"今晚真是奇怪。"高修心中暗忖。
 

没想到指挥竟站起来说道:"高修,太棒了!虽然那只是首流行音乐,但我们都听得入神了。只不过一个星期至十天左右的工夫,你竟然能拉得这么好。今晚的你跟十天前的你比起来,简直有婴儿与士兵之别。可见只要肯去做,任何事都能办得到的。对不对?高修!"
 

其他人也站起来,纷纷走过来说:"太棒了!"
 

指挥在众人后头加了一句:"要不是高修身子硬,才禁得起这种苦练。普通人啊,恐怕早死了。"
 

这天夜晚,高修又是很晚才回到家。
 

照例先灌了一杯水,才打开窗户,遥望着布谷鸟曾飞去的远方上空,喃喃说道:"啊,布谷鸟,那天真是对不起你啊,其实我那天不是在生你的气的。"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全部网页及原创图片已做版权登记,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相关专辑:睡前故事动物故事
相关阅读
排行

最热
12岁少儿安徒生故事书大全集 《戴斗笠
小学生睡前有爱故事大全 日本童话故事《
4岁儿童童话小故事大全 《一枚银毫》外
7岁经典安徒生故事书大全 日本童话故事
9岁小孩童话故事 外国童话故事《接骨木
幼儿格林童话故事 外国童话故事《天国花
9岁小学生童话有爱故事大全 《新世纪的
经典格林童话故事书 《巧克力天使》日本
12岁幼儿童话小故事全集 外国童话故事
5岁小学生睡前故事文字版大全 外国童话
12岁少儿童话故事书 《鹤之家》日本童
7岁少儿睡前有爱故事 外国童话故事《姑
7岁少儿一千零一夜故事书 日本童话故事
5岁小孩一千零一夜故事全集 外国童话故
儿童童话小故事全集 《白鹦鹉的森林》日
儿童睡前小故事大全集 《青蛙王子》外国
5岁小孩睡前有爱故事全集 《衬衫领子》
4岁幼儿安徒生故事文字版 《甲虫》外国
10岁儿童童话故事书 《钟声》外国童话
7岁小孩一千零一夜故事文字版 《皇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