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岁少儿格林童话故事文字版 日本童话故事《风又三郎(2)》

故事会 | 童话故事 / 作者:宫泽贤治 / 时间:2019-01-28 08:09:00 / 22℃

给宝宝讲故事能够锻炼孩子的理解力。肉丁儿童网故事栏目给家长朋友们收集世界著名的各种日本童话故事大全,生动的故事讲述,在潜移默化中,去感悟、去体会初步感受和表现美的情趣,培养孩子让宝宝持之以恒的精神。

日本童话故事《风又三郎(2)》:


九月五日
 

第二天早上是雨天,第二节课开始,天空逐渐转亮,到了第三节课的下课十分钟时,雨终于停了。天空露出像是被刀刮出般的块块蓝天,鳞片似的白云,在蓝天下往东飞奔;山上,芒草丛中和栗子树上,也冒出蒸汽般的团团云雾。


"放学后,去摘山葡萄好吗?"耕助悄声问嘉助。
 

"好啊!去!去!又三郎要不要一起去?"嘉助随即邀了又三郎。
 

"哎,那地方不能让又三郎知道的。"耕助在一旁嘀咕。
 

又三郎没听到耕助的阻止,回说:"去!去!我在北海道时也摘过。我妈还腌了两大桶呢。"
 

"你们要摘葡萄的话,也带我去吧!"二年级的承吉也来凑热闹。
 

"不行!怎能让你们知道那地方!那是我去年新发现的。"


大家都迫不及待地盼望着放学。第五节课一结束,一郎、嘉助、佐太郎、耕助、悦治与又三郎六个人,从学校出发往上游方向走去。不多久,来到一间茅草房附近,草房前有一小块菸草田。菸草木下半部的菸叶已经被摘光了,绿油油的菸梗排列得很整齐,看上去像是一片小树林,十分有趣。
又三郎突然走上前,随手摘下一片叶子,递到一郎眼前问说:"这是什么叶子?"
 

一郎吓了一跳,稍稍沉下脸说:"哇呀!又三郎,随便摘菸叶是会被公卖局的人骂的!你干嘛不说一声就摘下?"
 

其他人也你一言我一语地附和着:
 

"哇呀!公卖局的人都会一片一片数着叶子,再记在帐簿上的。我不管啰!"
 

"我也不管啊!"
 

"我也不管!"大家异口同声叽叽喳喳。
 

又三郎涨红着脸,手里摇晃着菸叶,不知该怎么回答。过一会儿,才赌气地说:"我又不是故意的!"


大家惶恐不安地环顾着四周,深怕被人看到,又缩头缩脑地打量着眼前那栋小茅屋。座落在热气腾腾的菸草田对面的茅屋,寂静无声,似乎没有任何人在。
 

"那房子是一年级的小助的家。"嘉助开口打圆场。
 

可是耕助本来就不愿意让大家知道自己发现的山葡萄丛,现在跟来一大堆人,就把气出在又三郎身上:"嘿!又三郎你说不是故意的,可是谁又知道你到底是不是故意的?你还是把叶子照原样还给人家吧!"
 

又三郎很为难,沉默了一阵,才轻轻地把叶子搁在那株菸叶梗底下,说:"那我就放回原处好了。"


一郎趁机说:"快走!"并率先跨开脚步。其他人也跟在一郎身后走开。只有耕助还留在原处嘟囔着:"我不管喔!那是又三郎放的叶子,跟我无关喔!"
 

不过没人理睬他,迳自越走越远,耕助只好赶忙追上去。


一行人沿着芒草丛中的小径,又往山上爬了一段,才来到一处栗子树遍地林立、朝南的洼坑地。栗子树下正是一大丛山葡萄藤。
 

"这地方是我发现的,你们不要摘太多啊!"耕助说。
 

"我要去摘栗子。"又三郎说完,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往栗子树枝头上扔去。一颗青刺果应声而落。
 

又三郎用树枝剥开刺果,取出两个还未熟透的白色栗子。其他人都在忙着摘山葡萄。


耕助摘了一阵子后,想到另一丛山葡萄去,正当他路过一株栗子树底下时,突然从树上淅沥哗啦落下一阵水滴,使得他自肩膀到背上,就像刚从水中爬上来似地湿淋淋的。耕助目瞪口呆地抬头往上看,只见又三郎不知何时已经爬到树上,一边笑着一边用袖子在擦脸。
"哇!又三郎你干什么?"耕助恨恨地往上喊道。
 

"是风刮的。"又三郎在树上吃吃笑着。
 

耕助离开树下到别处继续摘着山葡萄。耕助已经摘了许多,东一堆西一堆,恐怕自己也会拿不动,整个嘴巴也染成了紫色,看上去好像大了一圈。
 

"够了吧,就摘这些回去吧。"一郎说道。
 

"我还要摘!"耕助回说。
 

这时,又是一阵水滴哗啦落在耕助头上。耕助吃了一惊,抬头往上看去,不过这回树上没有又三郎的身影。


仔细再看,树枝另一端露出又三郎灰色的胳膊,更听到他的吃吃笑声。耕助这回真的火大了,大吼着:"又三郎!你又泼了我一身水!"
 

"是风吹的!"
 

大家哄笑了起来。
 

"又三郎,一定是你摇了树枝的!"
 

大家又是一阵哄笑。
 

耕助愤愤不平地望着又三郎,过一会儿才说:"又三郎!这世界要是没有你多好!"
 

又三郎狡赖地笑着回说:"耕助啊,真是对不起喔!"


耕助想再骂些别的话,却因为过于气愤,一时想不出来,只好重覆着刚才的话:"喂!又三郎!要是这世上都没有像你这样的风,不知多好!"
 

"对不起啦!可是你刚刚实在是太欺负我了。"又三郎眨了眨眼睛,有点过意不去地辩解着。不过,耕助怒气未消,又重覆着同样的话:"哇呀!这世上要是都没有又三郎风的话多好啊!"
 

这回,又三郎感到有趣起来,便笑出声问道:"你说这世界上最好没有风,那你说说看没有风比较好的理由,一个个说出来吧!"又三郎学着老师的模样伸出一只指头。


耕助觉得像是在接受又三郎的考试似地,又气又恨,却也无可奈何地想了想,才说:"首先,你光会捣蛋,把人家的雨伞刮坏!"
 

"再来呢?再来呢?"又三郎兴致勃勃地追问。
 

"再来是折断树枝,刮倒树木!"
 

"还有呢?还有呢?"
 

"把房子刮垮!"
 

"还有,还有,还有什么?"
 

"把灯火吹灭!"
 

"然后呢?然后是什么?"
 

"把人家帽子吹走!"
 

"再来呢?再来还有什么?"
 

"也吹走斗笠!"
 

"再说!再说!"
 

"再来是......把电线杆刮倒!"
 

"还有没有?还有没有?"
 

"还有掀坏了人家屋顶!"
 

"哇哈哈!屋顶是房子的一部份呢!怎么?还有吗?还有吗?"
 

"还有......还有......把油灯吹灭!"
 

"哈哈哈哈!油灯是灯火的一部份!就这些吗?嗯?还有没有?快说,快说啊!"


耕助哑住了。能想到的都说出来了,怎么想也想不出其他理由。又三郎更加得意地又伸出一只指头催促着:"再来呢?再来是什么?说啊!"
 

耕助涨红了脸想了一阵,好不容易才又想出一个:"还把风车吹坏!"
 

又三郎这回笑得差点从树上跌下来。其他人也都笑起来。笑着,笑着,简直无法停下来。


又三郎好不容易才收住了笑声,说:"你看!你竟然连风车都搬出来了。风车啊,其实不讨厌风的,当然啦,风有时候也会把风车刮坏,但是通常都是帮风车转动的。所以风车不会认为风很坏的。再说,你刚才列出理由时实在太可笑了,还、还、还了半天都说不出来,最后竟然把风车也给算进去。哈哈,实在太可笑了!"
 

又三郎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流出来。耕助也因为刚才被又三郎追问得昏头昏脑,不知不觉中一肚子怨气早已消了,竟跟着又三郎一起大笑起来。
 

又三郎前嫌尽释地向耕助道歉:"耕助,对不起啊,刚刚是我恶作剧的。"


"好啦!咱们回去啦!"一郎边说边随手递给又三郎五大串山葡萄。又三郎也把他自己的白栗子各分给每人两个。然后,大家一起下山,再各自回自己的家。


九月七日

 

早上阴湿大雾漫天,学校后山只看得出轮廓。今天也是从第二节课开始,雾逐渐散去,天空不久便呈现出一片蔚蓝,似火的骄阳也露出头脸来。中午,三年级以下的小朋友们放学后,气温高得犹如盛夏。


午后,老师在讲台上挥汗如雨,不得不频频擦汗。讲台下,四年级上书法课,五、六年级画图画,也是个个热得直打瞌睡。
 

一放学,大家立即朝河的下游出发。嘉助对又三郎说:"又三郎,一起去游泳吧!低年级的大概早就去了。"
 

因此又三郎也跟在大家身后。


那地方离他们上次去的上野原不远,是个河流与右边另一条溪涧汇合成河面较宽的河滩,河滩往下一点,是一座长有一株高大皂荚树的断崖。
 

"喂!"几个先到的孩子们,看到一郎一行人,光着身子挥动着双手招呼着。一郎与其他人,争先恐后地穿过岸边的合欢树林,一到河边便脱掉衣服,一个个扑通扑通地跳进水中,双脚轮流拍打着水面,排成斜队游向对岸。


先到的孩子们也跟在他们身后游了起来。
 

又三郎也脱掉衣服跟在最后面。游到一半,竟张口大笑起来。
 

已经游到对岸的一郎,湿头发紧贴在头上,样子很像一头海豹。他双唇冻得发紫,浑身打着哆嗦问:"又三郎,你在笑什么?"
 

又三郎也浑身打着哆嗦从水中上岸,回说:"这河水太凉了。"
 

"我是在问你笑什么?"一郎又问。
 

"我是在笑你们的游法很奇怪,为什么双脚要那么用力拍打水面?"又三郎说完又笑起来。


"哎!"一郎有些不好意思地岔开话题:"你们玩不玩摸石头?"说毕,顺手捡起一块白色圆石头。
 

"要玩!要玩!"孩子们异口同声地叫道。
 

"那我就从那棵树上丢过来。"一郎边说边跑到断崖边,像猴子般爬到从断崖中腰伸长出的皂荚树树上。
 

"要扔了!一、二、三!"一郎说着就把那块石头扔进水潭里。
 

大家从岸边抢着一头跳进水中,像一只只灰蓝的海濑钻进河底去捞石头。不过,每个人都还未到河底之前就因为憋不过气,又浮到水面来,轮流往上空喷出雾般的河水。


又三郎本来一直观看着大家的举动,等他们都浮出水面后,再一头跳进河里。可是他也是潜到半途就又浮上来,惹得大家哄堂大笑。这时,对岸河滩的合欢树林突然走出四个大人,有的光着上身,有的手中拿着鱼网,朝大家的方向走过来。
 

一郎见状,在树上压低了嗓门对大家叫道:"炸鱼的来了!都装作没看见,也别摸石头了,赶快退到下游去!"
 

于是大家尽量不回头,一齐游向下游。
 

一郎在树上用手掌遮住额头,再仔细观察了一阵子,接着跳进水潭,潜进河中,不一会儿就追上大家。


大伙儿站在水潭下游浅滩上。
 

"装作不知道,玩我们自己的。"一郎又吩咐。于是大家有的弯腰去捡磨刀石,有的去追赶鹧鸪,装作根本没注意到那四个大人的样子。
 

水潭对岸那四个大人之中,有个在下游当矿工的庄助,环视过四周后,便在河滩碎石地上盘坐了起来。然后悠闲地从腰间取出烟袋,叼着烟管,大口地抽起烟来。大家正感到纳闷时,又见他从腰间围兜里掏出一样东西。


"要炸了!要炸了!"大家齐声喊道。
 

一郎急忙摆手制止大家别出声。庄助不动声色地将烟火移向那样东西。站在他后面另一个大人,立刻下水张开了鱼网。庄助沉着地站起身,一脚跨进河里,随即将手上的东西远远抛到皂荚树下的水中。不一忽儿,只听轰隆一声,水面骤然隆起,四周有一阵子回响着刺耳的爆炸声。对岸的大人们,全都下了水。


"准备好!要漂过来了,大家快抓鱼!"一郎叫着。
 

不久,耕助便抓到一尾上游漂下来的露出鱼肚小指般大的杜父鱼。在他身后的嘉助,嘴里发出吸吮西瓜汁时的嘶嘶声。原来他抓到一尾六寸长的鲫鱼,高兴得涨红了脸。其他人也陆续地抓到鱼,个个兴奋得手舞足蹈。
 

"别出声!别出声!"一郎警告着。
 

这时,从对面的河滩,又跑来五、六个大人,有的光着上身,有的只穿着汗衫。后面还有一个穿着网状汗衫的人,像电影里的人物一样,骑着一匹无鞍的马,一直线赶了过来。这些人都是听到爆炸声赶来看热闹的。
 

庄助双臂抱在胸前,观看着大家捉鱼的光景,过一阵子后,说:"怎么没什么收获?"
 

这时,又三郎不知于何时溜到庄助身边,将手中两尾不大不小的鲫鱼扔到河滩上,叫道:"这鱼还你!"


庄助上下打量着又三郎,狐疑地说:"哪来的孩子?这孩子真怪。"
 

又三郎不吭声又回到大家身边。庄助一脸莫名其妙地望着又三郎的背影。大家见状,笑翻了天。
 

庄助默默地往上游走去。其他大人也跟在他身后。那个穿着网状汗衫的人,再度骑上马,飞奔而去。


"炸药一响,满河小鱼。"嘉助在河滩的沙堆上一边蹦跳一边高唱着。
 

大伙儿用石头在河中砌了个小水坑,把捉到的鱼放进去,这样即使昏死的鱼又活过来了,也逃不掉。然后,他们再到上游,爬到那株皂荚树树上。气温愈来愈热,合欢树也像在盛夏骄阳的照射下般,筋疲力竭地垂下了头。天空,更是蓝得像一潭无底深渊。


"啊!有人在拆我们的鱼坑!"有个孩子叫起来。
 

果然有个鼻子尖得出奇、穿着西装、脚上一双草鞋的男人,用手中一根像拐杖的东西,正在大家的鱼坑里不停乱搅着。
 

"啊!他是公卖局的!公卖局的!"佐太郎叫道。
 

"又三郎,一定是你摘的叶子被他发现了,要来抓你的。"嘉助在一旁说。
 

"管他呢!我才不怕!"又三郎咬着嘴唇回道。
 

"大家快把又三郎围起来!快围起来!"一郎吩咐着。
 

大伙儿让又三郎躲到中央的树干上,其他人分别围坐在四周。


那个男人踩着水声走过来了。
 

"来了!来了!来了!"大家都屏住气。
 

可是那个男人好像不是来抓又三郎的,只见他穿过大家眼前,迳自走到水潭上游的浅滩边。看样子是想渡河,却又不马上就过去,好像是在河里清洗着他那双沾满泥土的草鞋和绑腿,来来回回地走来走去。大家见状,逐渐忘却刚才的恐惧,反而开始觉得看不过去。
 

一郎终于忍不住说:"我先喊,等我喊完,再数着一、二、三之后,你们再喊。我们老师经常说,不能弄脏河水!一、二、三!"
 

"我们老师经常说,不能弄脏河水!"


那人吓了一跳,回头望着他们,好像没听清楚,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于是大伙儿再度喊起:"我们老师经常说,不能弄脏河水!"
 

尖鼻子的男人像吸烟时那般掀着两片嘴唇问:"这一带的人都喝这里的河水吗?"
 

"我们老师经常说,不能弄脏河水!"
 

尖鼻子的男人有些为难,再度问:"不准人在河里走吗?"
 

"我们老师经常说,不能弄脏河水!"
 

那个男人好像想掩饰自己的慌张,故意慢吞吞地渡过河,再摆出一副攀登阿尔卑斯山的姿势,斜穿过露出黑黏土与褐色砂砾的断崖,消失在崖上的菸草田里。


"搞了半天,原来不是来抓我的!"又三郎边说边扑通一声跳进水潭里。
 

大家也觉得又三郎和那个男人都白白虚惊一场,有点过意不去,一个个从树上跳下,游上河滩,再用手巾包着鱼坑内的鱼,或抓在手中,各自回家去了。
 

 

九月八日
 

第二天早晨,上课之前,同学们在操场有的玩单杠,有的玩藏棒游戏。佐太郎来得有点晚,他手中小心翼翼地捧着一个不知道装有什么东西的箩筐。
 

"什么?什么?什么东西?"大家一窝蜂跑过去探看。
 

佐太郎却用衣袖把箩筐遮住,匆匆走到学校后面的岩洞。大家也追了上去。一郎往箩筐内一看,当下变了脸色。因为箩筐内是用来让鱼晕厥的花椒粉,这种捕鱼方法和用炸药炸鱼一样,都会被警察查办的。佐太郎却把箩筐藏在岩洞旁的芒草丛中,再若无其事地回到操场。
 

上课铃响之前,同学们都在小声议论着这件事。


上午十点过后,气温逐渐升高,和昨天一样热,大家都盼着能早点放学。下午两点,上完第五节课后,大伙儿便迫不及待地冲出教室。佐太郎照样用衣袖遮住箩筐,在耕助等人的簇拥之下,往河滩出发。又三郎和嘉助走在一起。
 

一行人快步穿过弥漫着村里祭典时那种瓦斯气味的合欢树树林,来到皂荚树下的水潭边。东方天际,耸立着夏日特有的团团积雨云,阳光下的皂荚树看起来像是闪烁着绿光。


大伙儿兴冲冲地脱掉衣服,立在水潭边。佐太郎边看着一郎边吩咐:"咱们排成一排,鱼浮上来后,马上游过去抓,抓多少就给多少,懂了吗?"
 

低年级的孩子们兴奋得涨红了脸,推推挤挤地围在水潭边。平吉等三、四人已经游到皂荚树下等着。


佐太郎神气十足地走到上游浅滩,把箩筐放在河里哗啦哗啦涮了起来。其他人都静静地盯着水面。只有又三郎仰头望着一只飞过天边云峰上的黑鸟。一郎坐在岸边敲打着石头。大家等了好久好久,始终不见有鱼浮上来。
佐太郎也全神贯注地盯着水面。大家心里想着:如果是昨天炸鱼那时,早就捞到十多尾鱼了。想归想,大伙儿仍旧静静地等着。结果,还是不见有鱼浮上来。
 

"鱼怎么不浮上来!"耕助叫了起来。佐太郎动了一下身子,依然专心地盯着水面。
 

"没有鱼浮上来呢!"平吉在对面的树下也叫着。
 

结果,其他孩子们也跟着你一言我一语地嚷起来,一个个跳进水里。
 

佐太郎觉得很没面子,蹲下来注视着水面,最后还是站起来提议:"来玩捉迷藏吧!"
 

"好啊!好啊!"大家都从水中伸出手准备划拳。
 

正在游泳的人也急忙游到水浅的地方,站起身伸出手来。一郎从河滩上跑过来,一样伸出手。接着一郎把"家"定在昨天那个尖鼻子攀过的崖下,一处滑溜的泥坡上。只要跑进这个"家",当"鬼"的人就不能抓他。然后大家开始划拳,规定只能出石头、布。可是悦治却出了剪刀,被大家取笑了一番,还当了鬼。


悦治在河滩上跑得嘴唇发紫,才抓到喜作,于是鬼就有两个。大家在沙滩、水潭边跑来跑去,你追我躲地玩了好几次捉迷藏。
 

最后,剩下又三郎一个人当鬼。又三郎很快就抓到吉郎。其他人都聚在皂荚树下。又三郎对吉郎说:"吉郎,你从上游追下来。"说完,自己却立在原地静静地看着。
 

吉郎张着大嘴伸开双手,从上游追到崖下的泥地来。大家准备跳下水潭,一郎则爬到一株柳树上。这时,吉郎因为脚上沾满了上游的泥巴,在众人面前滑了一个大跤。大家高声呼叫着,有的从吉郎身上跃过,有的跳进水中,纷纷逃到上游那个青泥坡的"家"。


"又三郎!过来抓啊!"嘉助站在泥坡上,张开双手大声奚落着又三郎。
 

又三郎本来就有点不高兴了,这下更火大,回说:"好!你等着!"说完纵身跳进水中,拚命向泥坡地游去。
 

又三郎那头红发在水中激起朵朵水花,双唇因浸水太久冻得发紫,众人们见状竟有些害怕起来。再说,泥坡上本来就很狭窄,无法容纳全部的人,而且又滑溜溜的,站在上面的人得紧紧拉住下面的四、五人,才不致让他们滑进水中。一郎站在最上端,不慌不忙地召集大家好像在商量什么事。其他人都凑头过去听着。


这时,又三郎已经游过来了。大家仍在交头接耳。又三郎双手掬水往他们身上泼去,大家左闪右躲的,脚底下的泥土越来越滑,便渐渐往下滑动。又三郎高兴得很,更加起劲地泼水。结果,站在泥坡上的人全部滑进水中。又三郎一个个逮住,连一郎也逃不过。只有嘉助从上面绕过跳进水中游开了,又三郎立刻追上去,不但按住了嘉助,还抓着他的胳膊在水中甩了四、五圈。嘉助看似喝了不少水,呛得嘴巴直喷水,抗议道:"我不玩了!哪有这样抓人的!"
 

低年级的孩子都跑到碎石滩上了,只有又三郎孤单地站立在皂荚树下。
 

不知何时,天空竟然乌云密布,柳树也显得白晃晃的,山上的草丛更是一片昏暗,四周的景象变得很恐怖。
 

不一会儿,上野原那一带突然传来轰隆雷声。紧接着是一阵骤雨疯狂地袭来,夹杂着山洪爆发时那种响声。强风也吹得呼呼作响。水面上溅起无数水花,根本分不清哪里是水面哪里是石块。
 

大家赶忙捡起岸边的衣物,逃到合欢树树林中。又三郎看似开始感到害怕,也从皂荚树下钻进水中游向众人的地方。不知是谁先叫起来:"大雨哗哗雨三郎狂风呼呼又三郎。"
 

其他人也跟着齐声喊道:"大雨哗哗雨三郎狂风呼呼又三郎。"


又三郎像是有人在水中抓他的后腿一般,慌忙从水中爬到岸上,拚命跑到大家面前,浑身打着哆嗦,问说:"刚刚是不是你们在叫的?"
 

"不是!不是!"大家异口同声回答。
 

平吉一个人站出来强调:"不是!"
 

又三郎惊恐地望了一眼河面,咬着失去血色的嘴唇,说:"那到底是什么声音!"身子依旧打着哆嗦。
 

众人们等到骤雨间歇的时候,才各自回家去了。


九月十二日 第十二天
 

呼!呼隆!哗哗!呼!
狂风呼啸
吹落了青核桃
也吹落了酸木梨
呼!呼隆!哗哗!呼!


一郎在梦中再度听见前几天又三郎唱过的歌。
 

从梦中惊醒过来,才发现屋外刮着狂风,连山林也在怒吼。朦胧的黯青色晨光,洒满在屋内纸门、搁板上的灯笼箱上。一郎急忙系好腰带,穿着木屐走到屋外,经过马厩前打开边门,一阵夹着冰冷雨滴的风迎面扑来。


狂风好像刮倒了马厩后方一扇门,马儿嘶叫了几声。一郎感到凉风仿佛渗入了胸膛,使劲地吐出一口大气,跑到屋外。天已经相当亮了,地上湿淋淋的。家门前那排栗子树,看上去显得格外苍白,树枝与树叶在狂风中激烈摇晃,似乎在风雨中洗涤着自己。风刮落了绿叶,地面上也满是青栗子。天空,灰色的乌云乘风向北疾驰,远方山林像海面上的惊涛骇浪,不时发出轰隆声。一郎目不转睛地望着天空,倾听着山林的怒号。冰冷的雨点打在他脸上,狂风似乎要卷走他的衣服。
一郎觉得心里荡起浪花,仿佛有风掠过他的心田。不过他依然凝视着狂风,狂风也依然咆哮、怒吼、奔驰。看着看着,心田上的浪花逐渐激烈地荡漾起来。昨天还温和地吹拂在满山遍野的柔风,一夜之间竟然化为暴风,一齐朝塔斯卡萝拉海沟北端呼啸而去。想到这里,一郎脸上燥热起来,呼吸急促,觉得自己好像也会随风飘然而去,不禁鼓起胸膛呼出一口大气。
"好厉害的风啊,今天菸草和谷子大概都会保不住了。"一郎的爷爷立在边门旁仰望着天空。
 

一郎从井里打来一桶水,抹抹擦擦了厨房后,再拿出铝面盆,胡乱洗了几把脸,又从厨柜端出冷饭和味噌,埋头囫囵地吃了起来。
 

"一郎,汤马上就好,你再等一会儿嘛。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去学校呢?"一郎的母亲往煮马料的炉灶边加柴边说。
 

"嗯,又三郎可能会飞走。"
 

"又三郎?是鸟?"
 

"不是,是个叫又三郎的家伙。"
 

一郎狼吞虎咽地吃完饭后,草草地洗了碗筷,抓起挂在厨房钉子上的油纸雨衣,拎着木屐,光着脚跑去找嘉助。嘉助才刚起床,见到一郎说:"我这就吃饭去!"
 

一郎在马厩前等他。
 

不一会儿,嘉助披着蓑衣出来。
 

两人顶风冒雨,身上都湿透了,好不容易才到学校。教室里空无一人,四处都有雨水从窗缝渗进来,地板上淹了一层水。一郎环视了教室一周,对嘉助说:"嘉助,咱们把水扫出去。"说完,找来棕榈扫帚,把地板上的水扫进窗下的排水孔。


老师大概察觉到教室里有人,从里边走出来。奇怪的是,老师今天竟穿着一件和服单衣,手中还拿着一把红圆扇。
 

"来得真早啊!你们在打扫教室吗?"老师问。
 

"老师早!"一郎先道。
 

"老师早!"嘉助也跟着道早,接着又问说:"老师,又三郎今天来不来?"
 

老师想了想,回说:"又三郎是高田同学吧?高田昨天已经跟他父亲走了。因为是星期天,也就没和大家打招呼。"
 

"老师,他是不是飞走的?"
 

"不是,是公司来电报催他父亲回去的。他父亲大概还能再来一趟,高田恐怕就要留在那边上学了。那边还有他妈妈在。"


"公司催他父亲回去干什么呢?"一郎问。
 

"据说这里的矿脉暂时不开采了。"
 

"不是这样的!那家伙肯定就是风又三郎!"嘉助高声大喊。
 

这时,值班室传来一阵声响,老师拿着圆扇匆匆赶了过去。
 

一郎和嘉助立在原地面面相觑,像是在窥探对方此时此刻的心情。
 

风,还在刮。玻璃上沾满了雨滴,一片模糊,窗户仍在咯嗒咯嗒作响。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全部网页及原创图片已做版权登记,未经书面许可不得转载。
相关专辑:睡前故事动物故事
相关阅读
排行

最热
儿童睡前故事书大全集 《肉肠签子汤》外
7岁幼儿睡前故事文字版 外国童话故事《
儿童睡前故事书 《藏着并不等于遗忘》外
11岁小学生童话小故事全集 外国童话故
6岁经典格林童话故事 《王子与仙女》外
11岁小学生童话小故事 《小狐狸买手套
7岁小孩一千零一夜故事文字版 《皇帝的
11岁少儿睡前故事书 日本童话故事《白
11岁小孩一千零一夜小故事 《老路灯》
5岁小孩格林童话故事文字版 外国童话故
5岁幼儿童话小故事大全 日本童话故事《
7岁少儿睡前小故事 外国童话故事《幸运
10岁经典睡前故事大全集 《少年国王》
4岁小孩一千零一夜故事文字版 外国童话
幼儿童话故事文字版 《猴子与螃蟹》外国
7岁经典童话故事文字版大全集 《老约翰
儿童童话故事书 日本童话故事《红蜡烛和
12岁幼儿睡前故事文字版大全 《小公主
6岁小孩安徒生小故事全集 外国童话故事
小学生睡前小故事大全集 《花岛女王传奇